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   入选大家   |   精品展示   |   画坛博览   |   大家专访   |   热点资讯   |   名家论坛   |   拍卖波澜   |   中国绘画史   |   经典欣赏   |   中国画廊   |   中国画选萃   |   著名版画家
文化新闻   |   中国画名家   |   名家行情   |   展览快讯   |   市场调查   |   中国画论   |   西方绘画   |   书法大观   |   收藏世界   |   美学讲坛   |   美诗美文   |   中外版画   |   新生代画家
理论家专栏   |   微信平台   |   古代画家   |   近现代画家   |   中国画流派   |   书法通论   |   中国石窟   |   壁画篆刻   |   当代书法家   |   美术教育   |   中国油画家   |   视频   |   论坛
 
站内搜索  
热点推荐  
内容正文    首页 » 新闻资讯 » 热点资讯
陈履生:市场化制约了中国画发展
时间:2014-12-15 23:16:34    最具收藏价值中国画大家    中国画通鉴网

 

  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    

        或许是因身居博物馆管理者要职,每日要面对焦头烂额的庞杂事务而养成了干练的作风,陈履生说起话来也从不拖泥带水,而是用三言两语直指问题的要害。对于“主流画坛的江湖化”、“艺术家不读书”诸话题,他在接受新快报收藏周刊记者专访时都表现出眼光的锐利与言论的锋芒。而这次,他要谈的是中国画坛的流习。
  
  上世纪五十年代画家对艺术精神的尊重,完全让当今养尊处优的画家们黯然失色

  收藏周刊:根据您的观察,最近几年中国画坛发生了哪些让您乐观或担忧的变化?

  陈履生:最近几年中国画坛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主要是受市场及各大利益集团的影响。进入21世纪之后,中国的崛起与强大是一个显明的事实,经济总量有了很大的增长,国家也一直非常重视艺术创作,各类大型的创作工程及研究课题渐次推出,美术馆、博物馆也有突飞猛进的发展。应该说,这些本应该为中国画的演进提供很多很好的机遇,中国画也应该进入最好的发展时机,而且应该是百余年来社会与经济条件最好的时期。但事实上,我们并没有看到中国画的真正辉煌,最好的条件也并没有预示中国画最乐观的希望。我们反而看到的是,中国画如此的萎靡与不堪。

  收藏周刊:但我们看到,经济腾飞背景下,当代著名中国画家们的市场指数也出现大跃进式的上涨,甚至要高过美术史上的诸多名家。

  陈履生:没有金钱是不行的,但金钱绝不是万能的。我们不妨看一看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画坛,那个时候中国经济够“落后”吧,画家够贫穷吧,但那个时代就是诞生了那么多重要的名家名作,出现了那么多的经典,成为美术史上的重要篇章。根本原因在哪里呢?我以为,那时画家对艺术本体与艺术精神的尊重,完全让当今养尊处优的画家们黯然失色。
  收藏周刊:您的意思是说良好的经济条件会对艺术家及艺术形成侵蚀作用?

  陈履生:关键是我们的中国画坛是缺少文化的,如果艺术缺失文化,就非常容易走向艺术与文化的反面,并形成强大的反文化力量。毋庸讳言,这种力量正日益强大,正迅猛地侵蚀精英文化。所以,不管经济与社会为艺术提供了哪些利好的条件,但是否都会产生积极的作用与影响,则始终悬而未决。
  美术团体数量之多全世界罕见

  这不是文化的繁荣,而是灾难

  收藏周刊:您刚才提到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艺术成就,但我们知道,那个时候奉行“文艺为政治服务”的理念,并不是一种多元、自由的艺术生态。但又为何出现了那么多的经典?现在,艺术创作倡导自由与多元的理念,却又为何呈现中国画“不堪”的一面?

  陈履生:回顾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确是艺术的“一元论”时代,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的确非常反感这种“一元论”。当我们推翻“一元论”之后,中国艺术界呈现出多元化的状态,但最终并没有对此欢呼雀跃,为什么呢?因为多元论恰恰分解了艺术的主流导向,中国画的各种论调恰恰消解了中国画的本体与核心价值观。现在,到底能有多少艺术家说得清楚中国画的根本精神与核心价值呢?我们在理念与技法上有太多的想法,各执一词,结果却忽略了何为中国画这一根本的“一元论”问题。所以,我认为,我们即使谈“多元”,也只能在“一元”的框架内,在主流艺术价值观的范畴里。

  收藏周刊:但事实上,美协、画院、美院等主流艺术体制始终是发挥着强势的引导作用。

  陈履生:可是,我们的主流体制所表现出的导向作用,并不是一目了然的,而是模糊不堪的,甚至是彼此背离与冲突的。在彼此的背离与冲突中,如何坚守我们的文化传统,如何在新时代中培育我们自己的、有民族特色的艺术精神,就成了非常重要的问题。所以,表面上我们的体制在起着引导作用,但方向始终不明朗。你看全国美展,为什么工笔画更容易获奖,为什么写意画得不到应有的重视,这都在说明导向上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再以画院为例,我们建了越来越多的画院、越来越多的学会或协会,但我们的画坛却越来越凌乱了,对艺术的发展并没有期待积极的作用。主流专业团体的江湖化,像传染病一样传播到社会的各个角落,各种名目的书画院、协会便层出不穷:既然靠不上领导、争不到位子,就干脆自封一个主席、会长、院长。很多部门、很多团体都在急于建书画院,数量如此巨大的美术团体在全世界都是极为罕见的。这是文化的繁荣吗?不是!这是文化的灾难。

  读书不是解决江湖化的唯一办法,但至少能暂时让画坛安宁

  收藏周刊:关于主流画坛的江湖化问题,敝刊曾对您做过一次专访,您对此可谓忧心忡忡。此番言论发表后,传播甚广,影响广泛,以至于“主流画坛江湖”成为各方面探讨的热点话题。这是您所预料的吗?

  陈履生:就我自己而言,以为在江湖画家与画家江湖之外,肯定会有一片艺术的净土。但最终却发现,并没有这样的净土。这已成时代的癌症,无法根除。仅仅靠艺术家的自律,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我们始终都在上行下效,始终都在遵循长官意志。
  收藏周刊:主流画坛江湖化的根由是什么?

  陈履生:在各种利益集团里,并不是人人以文化的发展为己任的、以中国画的发展为根本责任的,而是搭建起了各种各样的利益关系。这其实就是一种市场化。市场化不止是买卖关系,而是一种思维,已经形成了制约中国画发展的根本力量。

  收藏周刊:有没有消除主流画坛江湖的良药,能否让人看到中国画坛的希望?

  陈履生:面对当下主流画坛日益江湖化的问题,我们还是提倡要读书。读书虽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但至少是一个暂时让画坛安宁一些的良策。我想,每一个人通过读书了解到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观,了解了自己的行为准则,了解应该怎么画,了解怎么应该有自己的品位与文化准则,他至少不会做那些很出格的事情。你要知道,当今很容易出现出格的事情。比方说,我们今天成立了广东省中国画学会,明天就有可能出现一个广东中国画学会,少一个字。它可能就可以宣称,跟你不是一回事。我们今天成立一个广东省中国画学会,明天可能就出个叫广东中国书法学会,后天可能出个广东国画学会……无穷无尽。只要一个事情出来,就有无数的事情出来。这不是让画坛更凌乱吗?   来源:收藏周刊 记者:韩帮文

   陈履生,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打印】【关闭
合作网站
支持媒体
合作拍卖机构
友情连接
© 版权 《中国画通鉴网》所有 陕ICP备06012175号   编辑邮箱:qiongyan09@163.com
联系电话:029-86255275, 13347431279  QQ:344373669   联系人:许 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