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   入选大家   |   精品展示   |   画坛博览   |   大家专访   |   热点资讯   |   名家论坛   |   拍卖波澜   |   中国绘画史   |   经典欣赏   |   中国画廊   |   中国画选萃   |   著名版画家
文化新闻   |   中国画名家   |   名家行情   |   展览快讯   |   市场调查   |   中国画论   |   西方绘画   |   书法大观   |   收藏世界   |   美学讲坛   |   美诗美文   |   中外版画   |   新生代画家
理论家专栏   |   微信平台   |   古代画家   |   近现代画家   |   中国画流派   |   书法通论   |   中国石窟   |   壁画篆刻   |   当代书法家   |   美术教育   |   中国油画家   |   视频   |   论坛
 
站内搜索  
热点推荐  
内容正文    首页 » 新闻资讯 » 名家论坛
笔墨从心 和光同尘----读孟占京书画有感
时间:2015-02-16 17:33:06    最具收藏价值中国画大家    中国画通鉴网

        认识孟占京是从读他的画开始的。

        若干年前,去一位朋友家闲聊,友人是一位性格狂狷的书法家,房内凌乱不堪,满眼见得均是书籍,书案上更是堆积如山,我历来喜欢书画,自然专捡一些装帧精美的画册阅读,读了半晌,竟有些感慨;今天的画家和各类画展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作品尺幅也越画越大,出版的画册更是比比皆是。但许多场合,我们面对一些画展一些大创作竟会感到空空如也,茫然无措,仿佛面前时一些苍白无力的巨人。这到底是我们的判断出了问题?抑或是画本身的平庸,抑或是在文化品位、文思境界、笔墨境界方面的缺失?
 
        朋友见我走神,调侃道“有类人嘛、手艺不高,眼光刁…”我苦苦一笑,算是默认了他对我的评价。他又说“也罢,也罢,总比患了白内障的强。”说毕,他从床头柜前摸出一本书来,用极认真地口吻要我看看。打开书来,我顿觉眼前一亮,初看以为是著名画家龙瑞画的,细细一瞧又与龙先生的有些不同。那是一册及其普通的中国邮政发行的明信片中国当代山水画家二十家系列之一——孟占京专辑。作者名字虽不熟悉,但每一幅画却气韵生动,作品笔墨精到,线条质量极高,那些带有强烈书写性的燕山山脉明澈透亮,呈现出月下幽思般的宁静和悠远。作品的神采风韵充盈而饱满。由于喜爱我便像朋友讨要这本画册,朋友早有准备,手指着墙上的“温馨提示”,示意翻阅可以,恕不外借。一时间我顾不得许多了,索性揣入怀中,匆匆告辞,脑后只留一阵埋怨。
 
        有几日,我常把此书带在身边,闲暇时,拿出来慢慢品读,无奈画册是32开的,画的内容和细节被压缩的模糊不清,仅仅是囫囵吞枣般的猜析个大概,满足和遗憾在内心萦绕许久。这种情绪很想我弱冠之年曾看过的一幅俄罗斯名画,依稀记得题目是“通往西伯利亚的小路”。画面呈现的是春雨之后的黄昏,暮色中小树在风中摇曳,一条泥泞的小路隐隐约约伸向远方。多少年后,那副油画仍在我的脑海中呼之欲出。画中那条泥泞小路通向何方?画卷营造出莫名忧伤命运的多舛,令人久久不能忘怀。我想每一个读者见了此画都会引起无限的遐想。
 
        尽管西方油画和中国山水画的表现形式、艺术手法都不同,但优秀的艺术作品给人带来的思索和启迪是一至的。那便是探索光明、呼唤自由、追求人性的崇高,以及对美的渴望。我想孟占京当初那本小册子,至少给我带来了这样的愉悦。
 
        十分喜庆,几年后在书院内我与孟占京邂逅了。人已不再是当年照片上英姿勃发的小伙子,他皮肤黝黑,戴着深度眼镜,言语不多,乐哈哈地倾听朋友们得谈话,远远望去,像一位闲适安详的学者。
 
        孟占京62年出生于北京,2003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高级研究生班,2006年就读于中国国家画院龙瑞精英班。应该说,他是当今最具有潜力的中青年画家之一,今天是他又一次来书院再读于龙先生工作室,足见他对于学术的虔诚与执着。特别是对于山水画十年如一日的钻研精神。
 
        交谈中,我更觉孟占京身上有一种“知止后返”的心境。他认为进书院是一次“涤浊尘,去凡虑,荡心胸,通性灵的人生机缘”。学习永远是快乐的事。分手时,他送我一本沉甸甸的写生大画集,封面由范曾题字。品读写生集,我们可以理喻到一个耕耘者传承中国文脉的轨迹。他追求天人合一,华滋浑厚,秀润天成的艺术境界,他的画气韵生动,尤其是在“文”与“质”,“形”与“神”的问题,思之深,行之切。孟占京的山水写生,比比鲜活,一线一点即强调笔墨精神含量,也强调了中国画的韵味又与画面融合一体,正向龙先生教诲的那样“中国画的线条,每一笔既放得上画面,又能拆的下来…”我们知道中国画的笔墨结构是笔墨的核心,中国写意画的主体是“借物抒情”。在这本写生我再一次感受到了中国笔墨的无穷魅力。那种“纵心所欲不逾矩”的自由和畅快,即和乎“道”又充满了“内美”。
 
        他的画从形式结构到主题内容,都力求丰富,让厚重和境界达到一个统一高度。他不能不说是一位在笔墨境界上惨淡经营的苦行僧。他的画和做人一样含蓄、内敛,没有丝毫的浮躁心情,他所营造出的山水家园,充溢着纤尘不染的执着和虔诚。他也不像许多画家急于借作品的个人风格化图式而扬名于世,获得丰厚的物质财富。反之,他象一个骑着毛驴,背着葫芦,手捏药锄置身于山林中的隐士,一味在艺术的深山访道修行。从而获得一种精神的丰满与自由。
 
        有人言:他的画太像黄宾虹太像龙瑞先生的风格。其实,画什么像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画?为什么这样画?这是涉及到中国画的本质内美以及中国传统文化观的认识问题。中国山水画强调浑沌华滋,即厚重有灵秀。孟占京认为山水画的厚重不是形容上的用笔一味浓墨,它包括了心性的厚重,空间的厚重乃至笔墨的厚重。天骨厚重的他有意地靠近两位导师,借两者固有的图式,用点及线这种单纯的笔墨语言(五笔七墨)尽情地倾斜于纸,让笔墨尽情的腾飞从而获取内心的自由和畅快。
 
        因此,我们说孟占京用一种看似“不自我”的图式而换取“心里的自我”,是一种大智慧,大聪明的表现。从这个意义出发,他换取了中国画的内美品质。当然我们相信孟占京通过对笔墨精神的锤炼和精进,必然创造出一种全新的笔墨语言和带有个人特质的绘画样式,创造出新的“笔墨形态”。
 
        这一点我们始终相信。(来源:中国画通鉴网专稿     作者:林旗峰)
打印】【关闭
合作网站
支持媒体
合作拍卖机构
友情连接
© 版权 《中国画通鉴网》所有 陕ICP备06012175号   编辑邮箱:qiongyan09@163.com
联系电话:029-86255275, 13347431279  QQ:344373669   联系人:许 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