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   入选大家   |   精品展示   |   画坛博览   |   大家专访   |   热点资讯   |   名家论坛   |   拍卖波澜   |   中国绘画史   |   经典欣赏   |   中国画廊   |   中国画选萃   |   著名版画家
文化新闻   |   中国画名家   |   名家行情   |   展览快讯   |   市场调查   |   中国画论   |   西方绘画   |   书法大观   |   收藏世界   |   美学讲坛   |   美诗美文   |   中外版画   |   新生代画家
理论家专栏   |   微信平台   |   古代画家   |   近现代画家   |   中国画流派   |   书法通论   |   中国石窟   |   壁画篆刻   |   当代书法家   |   美术教育   |   中国油画家   |   视频   |   论坛
 
站内搜索  
热点推荐  
内容正文    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家专访
“长安精神——中国画名家作品展”之张杲专访
时间:2013-11-15 11:47:19    最具收藏价值中国画大家    中国画通鉴网

      问:师从石鲁多年您有何心得?

      答: 很惭愧!----在我这里还未达到世南兄那种“狂歌当哭”的境界,我对先师可谓不才不敬,仅仅是“取乎其上,仅得其中”的一个蹩脚而又不用功的学生而已。 范炳南先生所说“长安画派的尊严”是因为先师怀有对“中国社会光明前途的信念”,而在文革十年中“石鲁灵魂深处汪洋恣肆般的艺术癫狂和为艺术自由创造”的 抗争精神所鼓午下反而又是对“中国社会光明前途”的破灭,那么在坚持艺术个性,敢於放笔歌哭人生的画家己经少之又少的今天,石鲁的艺术却是另类带有前瞻性 而又被历史残酷夭折了的艺术家,这种难能可贵和不复再有的唯一性是后人无可企及的。而研究这一奇特的历史现象和个案又是陕西乃至中国当代文化史上的重中之 重。

      问:“长安精神”16人进京展是怎样选择的您?

      答:十多年来,因在山中养病,在陕西乃至全国画坛,本老汉早己成了边缘人物,而这次“长安精神”16人进京展是我直到今年四月下旬才接到邀请,并得知这是 一个纯学术的活动,大展组委会选了我,并在较晚的时候通知我,自然理应要有点团队精神才好。

      问:外界把你归纳为探索性水墨的先驱,您有何感想?

      答: 先驱不敢当,前有石涛、八大,后有齐白石、潘天寿、石鲁先师才可称谓“探索性水墨的先驱”,而中国的现代水墨使这些正宗的百川之水归於兹,决不是国际上那 些彰显观念而又空洞无物的水墨可比,因为海外的乃至国内学步的现代水墨早已消融在无形无象的现代绘画海洋之中了,故刘骁纯先生评价水中天的“以史制论”虽 “冷峻到几近残酷”,但终成正果,所以画画的人别想那么多立宗立派的事儿,因为我只是一张接一张地画,在有法无法中滚爬,在法相贵真中求索,仅此而已,至 於是不是“探索性水墨的先驱”或者不是先驱,这只是他人或后人的评说罢了,无须去作太多计较。

      问:在喧嚣的闹市里您选择了“归隐”,在沉寂后被复出,许多人不了解您,您是什么样一个学术想法?

      答: 我的一生中做过很多错事,又因为做错事伤害过一些人,一直到现在都觉得对不起他(她)们,我的“归隐”本意为闭门思过,二是眼瞽和右手受伤后养病蜗居,因 本人“不处宰相,不登师保,从容闾巷,养老而已”,而当今又“被复出”乃非初衷也,因为复出之后难免又要做错事,一些不合时宜的错话难免又要脱口而出,而 与一些同路不同道的学者“唯可与之共学,未可与之适道者也”,因为有了作为就会产生过错;有了追求,亦难免被名利物质诱惑;而无作为则无所求,过错自然会 少一些;“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也许可能会使现代文人们更加穷困一些而己,但也是一种自愿去过清净无为生活的禅意基础;六十岁后有一段我的生活可谓几近潦 落,虽未敢言“一箪食,一瓢饮”,精神却是有些释然同时也有点愤然,虽然那时常常与炎林兄一起喝酒一起骂娘,在大西北人共同秉性中忍辱负重的心理磨难下, 并未知他在最后的日子里竟欠下一百多万元的医药费就告别了人世!这真是令人痛心和无奈----记得一九七九年初冬他到北京看我时说想买个棉大衣但没有北京 的布票棉花票,我把中央美院发的仅有一份票证给了他,后来多年他一见我总念叨这件事,当然,也因为那年我没能买到棉袄而渡过了一生中最冷的冬天,现在己过 了三十三年,遗憾的是在他临终时我却没有力量接济他,而王西京君和江文湛君更为仗义地接济了他,而在炎林兄去世半年后我的状况也有所好转了,这就更使我自 愧弗如……此说虽为人间平常事,但可为本老汉在“沉寂后被复出”作一偈语式的注脚,这里头并不需要堂而皇之的冠名什么“一个学术想法”,在这里仅仅是因为 看到了这是陕西一批有良知的中国文人风骨正在三秦大地上悄然复苏,这也是中国汉唐遗风的人文正气在复苏,这将会成为中国的一个祥瑞开端和主导,而在早些年 王金岭先生发起同样的抢救癌症画家义举之后,如此这般的义士们多了,才会使中国的富人能有救赎和良心,中国的穷人能有关爱和语境,才会使我们在异质思维的 同时接近发达国家的文明程度与真正在和谐下的道法自然。这也是因为“你的每一桩行为,每一句话,每一个念头,都要像是一个立刻就要离开人生的人所发出来 的。”---玛克斯•奥勒留的《沉思录》﹝Marcus Aurelius ) 当然这也是在我“发白齿落,虽未能死,自悼终没”时要说的一些话,或许还有人会以为这种“被复出”乃是又一个落俗套的“终南捷径”?或许是老夫“不知动心 忍性、不知退藏、而又思张扬”之举?因此说了这话---恐怕那些“不了解”我的人仍然会有“许多不了解”,我们只须静言思之可也。今天,或许这些观点会引 起各种争论,但其结果却是无须争论的。因此,只要认为这个信仰的结果比生命更珍贵,老夫也同样会与那些真诚渴望自由平等的民众一样能够极其平静而迅速地舍 弃生命,这只是“倒下去作长久的休息而已”,因此,“长安精神”应该引申到一种具有中正之气的人文精神才对----那是因为这种仗义而为是从这一代又一代 秦人的身体力行中体现出来的,而非只是讲了空话,而长安文人的沉潜之心能够“不使名浮於德,不以华伤其实”者,更是他省文化人所不及的的一种旷世持久的美 德,这也可能是中华民族还有希望的一点意义所指,但很多人并未看清当前陕西文化环境正在悄然变化着。

      问:这次北京展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对于下一步的艺术走向,您有哪些想法和艺术坚持?

      答:今天的所谓成功只是人挤人的热闹场面作为表象放在你的视网膜上而己,而画家们的淡定更为重要,是吧?对于下一步的艺术走向,如果用郎绍君当年的诘问: “向一个专制的执政党要创作自由,可能吗? ”是指的文革中命运多舛的石鲁,那么,今天的创作自由,早已成为了可能的可能,因为中国画早就该朔本正源了,而‘长安精神’画展的巡迥出现,其深远意义正 在於此,以西安为中轴线的汉唐遗风将会遍布大江南北,我们尽管自谦作品不够成熟,甚至有些作品带有历史局限性,但他们‘为民族复兴的雄健步伐所鼓午’(邵 大箴语)的感召力和一致性的审美追求---宏大、纯朴、浑厚、刚强、以及盛唐风韵的绚丽多采,这将具有高屋建瓴般的引导意义,唯有在汉唐遗风中能够具备的 居高临下,不可阻遏之势破竹而来,中国画的终极追求和中正之路才会蔚然成风,这决不是任何旁门左道可以同日而语的,至於中华当代文化与文明深度是否能够振 兴,这要看决策者和国人的共同智慧和际遇了,而历史上的花鸟画首推南唐徐熙的“装堂花”“落墨花”,可谓“丛艳叠石,旁出药苗,位置端庄,骈罗整 肃”----这也是素有“野逸”之谓的中国花鸟画鼻祖。这些花鸟画之所以能够‘千载寂寥,披图可鉴’正是在於它的非政治性,而‘洗出徐熙落墨花’更是中国 花鸟画的始作俑者,而老呆子的‘东洋花布’式的八条屏,也只是这种“装堂花”的后续之作而已,不管是否归类於“探索性水墨”,就只管继续去探索好了,只是 未敢称先驱二字。(来源:艺术家提供)

打印】【关闭
合作网站
支持媒体
合作拍卖机构
友情连接
© 版权 《中国画通鉴网》所有 陕ICP备06012175号   编辑邮箱:qiongyan09@163.com
联系电话:029-86255275, 13347431279  QQ:344373669   联系人:许 红